魟鱼

完了,瓶颈了

[outlast逃生]巨山传说

之后的文中人物心理描写是用‘’哦w不要和对话弄混啦~

三、

3点左右迈尔斯醒了,并不是他不想一觉睡到天亮而是因为通风口另一边传来的刺耳的吵闹声叫醒的他,忍下起床气,他向吵闹处爬去,是一个被捆凳子上的人在吼说要吃肉,他旁边到处是零碎的尸体残骸。

迈尔斯犹豫了一下拿稳DV跳了下去,凳子上的人还在嚷嚷,而且越来越大声,迈尔斯感觉有不祥的预感, 往 那人面对的双开门看去,三个人影向这里跑来,从他们手上的东西看来迈尔斯可不觉得他们是过来和他聊天的。                               

慌张中转头看到了一扇被杂物挡住的门,绕过凳子上还在嚷嚷的人,在三人冲进来的瞬间推开杂物摔进了一片黑暗。

身后的吵闹声越来越大声,迈尔斯知道现在不是躺地上休息的时间,忍着身上的疼痛爬起来打开夜视功能向前方的门跑去并顺手拿了一个架子上的电池,DV快没电了。

出门左转,跌跌撞撞地跑进解剖室,关上门拿杂物挡住后无视还在解剖台上的尸体,喘的像狗一样的爬进了通风口,听到他们还要来追自己抹了把汗咬了咬牙从通风口另一段出来继续开始了4个人的猫捉老鼠,还是3只猫,迈尔斯感觉特别不公平。

后面的三人紧紧的追着,乱七八糟的说着奇怪的话,最后异口同声的大吼着瓦尔里德,吓的迈尔斯虎躯一震[菊花一紧]跑的更快了。

迅速的翻过窗户穿过两个教室,后面人依然紧紧追着自己,嚷嚷着说一定会抓到他,而迈尔斯冲进了一条死路,他有些绝望的重重关上门往里跑去看到降下来的小型升降机眼睛一亮,希望的曙光“是谁?你不是他们中的一员,对吗?快点!想活命的话快到小升降机里来!”

迈尔斯打开门快速的钻了进去,看见三人气喘吁吁的瞪着自己愤怒的打了一下墙说着该死,感觉特别痛快,还没在心中好好感谢救自己的人时,已经被救命恩人注射了不明药物全身没有力气也不能说话,看着那人丑陋的脸说着亲切的话语感觉讽刺极了,我才不想吃着老式马蒂尼晚餐和你聊天!

被捆在轮椅上的迈尔斯看着对方白大褂[围裙?]上的名字“特拉格”,感觉异常的熟悉,努力回想的时候特拉格语气和蔼的给他说道“我喜欢夜里天台上的空气,你想出去逛逛吗?去吧,我在这里等你。去吧,自由的奔跑!我不着急。不去?也行。”他似乎并没有意识到他完全没有问迈尔斯的想法而是强制性的不让他去,而迈尔斯此时心里有无数只草泥马跑过‘你TM的要是敢放开我!我给你跑八百米都没问题!’

“好了,走这边。”特拉格把迈尔斯推进电梯,按了3楼,他背对着迈尔斯,秃顶,左手似乎还插着奇奇怪怪的管子,感觉很像测高血压的。

被推出电梯看到地上长长的血迹心中不祥的预感越来越强烈,跟着血迹来到一个像屠宰场一样的房间,特拉格让迈尔斯面对血迹斑斑的洗手台和几只切口整齐的手脚,用有些无辜的语气说“说实话,我只是解剖青蛙解剖吐了而已。非常感谢你的到来,我们马上开始,我要赶紧把手洗了~”

“噢...家庭电影!...我们能有时间谈谈的。”特拉格虽然戴着口罩但还是听的出来他很高兴,他拿走了迈尔斯的DV打开放在对面血迹斑斑的洗手台上摆好。

“你知道,我有点担心,学校教堂的马丁神父和你们认识太久了,我知道...”说着转身去拿推车上的锯子,走过来在迈尔斯的脖子上比了比“希望他没有把你绕晕,他装模作样的,张嘴闭嘴都是圣经。我无意冒犯,但就是有时候担心那个人可能有点...疯了”

迈尔斯还有些晕, 但是还算清醒,感觉到锯子尖锐冰冷的触感让他瞪大双眼,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只有奇怪的气音,无奈的迈尔斯只能狠狠的瞪着去换菜刀的疯子特拉格‘你才疯了!把菜刀从我手上移开!’

“可以理解,人们被吓坏了,就想转回上帝求助...[剪刀医生真心好啰嗦]...如果现在钱都没有了,那会怎么样呢?”说着特拉格轻轻抚摸了一下迈尔斯的右手,转身放下菜刀,坚定的向迈尔斯看不见的死角走去。

回到他的视野范围时手上多了一把园林用剪刀“唔,金钱变成关乎信仰的事情。这也就是我来这里的原因。我要让你们相信!”就在特拉格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猛地按住迈尔斯的右手,用园林用的剪刀狠狠的剪了下去,大概是第一次,没用好力刮掉了一些肉才剪断。

迈尔斯仰头惨叫起来,没有麻醉带来的剧痛让他生不如死,而疯子医生并没有打算放过他,他愤怒的给了迈尔斯一巴掌,情绪激动的对他吼着。

感觉着手上的剧痛和成年男性疯子的愤怒一击带来的眩晕,迈尔斯已经对周围的事物反应迟钝,直到疯子医生又毫不留情的剪掉他的左手无名指,他几乎带着哭腔和绝望惨叫着‘如果就这样死了,那该多好...’


这章是游戏里经典的剪手指,我知道我写的一点都不让人感觉紧张,后期的形容词也越来越贫乏,所以感谢您看到最后;w;

还有,看我突破天际的字数同好都出来和我认识一下怎么样,一个人好孤独,大腿肉都快没了;-;


评论(5)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