魟鱼

完了,瓶颈了

[outlast逃生]巨山传说

六、

迈尔斯来的时候时大多数人洗完澡走了的时候,把裤子和内裤塞进保管箱来到一个比较里面的位子打开喷头,人少水的压强略大,打在受伤的肩上微微的刺痛,水流顺着身上肌肉的线条往下流,略强的水压把身上干涸的血液和汗渍一起冲进了下水道,隔间里的水汽有些隐隐约约的血腥味。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从脱了衣服开始迈尔斯就觉得有人一直盯着他,炽热又阴冷,回头看去却只有几个没灯的隔间,黑色?他突然想起了那个黑色的幽灵,拼命的甩了甩头,一边用力的搓着身上几块顽固的血迹一边催眠自己‘不可能不可能,不会是他的,但是但是又是谁把我送回寝室的?在那个巨大的胖子沃克手中救回来?或许...马丁神父的那封信会有答案?!’

急切想知道答案的迈尔斯迅速的洗完澡内裤都没穿提上干净裤子就往寝室跑,不理会周围人的惊讶表情,而被主人抛弃的衣物则被在那里逗留半天的黑雾接收了。

跑回寝室的迈尔斯连门都没关在裤子上擦了擦水就撕开信封开始看起来:

“致亲爱的迈尔斯

在你读到这封信时我已经经历了神圣的仪式,而你活了下来,感谢上帝,我一直害怕特拉格那个疯子把你杀了,就像他对其他人那样。

你已经经历过了那里的许多事,你一定有许多疑问,我知道,我的本分就是告诉你,将这一切的真相,全部。

我们的主人瓦尔里德,含泪把他的事迹讲给不信服的人们听......所以接受福音吧,门就会打开,我们都会自由!你将会目睹我的起死回生!我和我的孩子都加入了瓦尔里德,你也会的,我们的主人是....永恒。

                                                          你亲爱的马丁”

“去你的永恒!该死!比利就是瓦尔里德!那个幽灵,黑色的冰冷的恶魔!不不,那是马丁神父精神分裂的妄想,但是...那天看到的是什么?!救我的又是谁?!我要被这个该死的信和学校逼疯了!”狠狠地把信揉成一团,迈尔斯捂着脸自言自语道,连门自己缓缓的关上也没有注意到。

微微缓和了一下看着自己肩膀上又开始渗血的伤口,起身把医药箱拿过来开始给自己包扎,快包扎完时迈尔斯感觉有些不对,虽然刚刚一直都有些冷,但是现在完全像是入冬了。

迈尔斯迅速的包扎好开始环顾四周,没有可疑的东西“难道我快疯了?”他一边穿衣服一边想着,而一个回头看钟的动作让他整个人都僵住了。

“我会一直看着你的,迈尔斯...直到你同意...”空中的黑雾留下一句话便消失不见了,还没从惊吓中恢复回来的迈尔斯保持着穿上衣的姿势死死的盯着幽灵消失的地方“艹他娘的!他为什么会在这里!他叫什么?比利?对对,比利 霍普...该死的!他居然盯上我了!救了我现在像是猫玩老鼠一样的!先把封信藏起来好了...”

不安的坐在床上许久,总感觉全身不舒服,那种被恶魔时时刻刻盯着的感觉一点都不好,而你不知道他哪里,只要轻举妄动就会像地下实验室的那些炸开的尸体一样,迈尔斯终于知道那些可怜的碎尸是谁干的了,而他则是侥幸从地狱回来却被恶魔盯上的可怜老鼠。

失血过多又只吃了几块饼干的迈尔斯也占时忘记了比利睡了一下午,直到帕克回来“嘿!迈尔斯!这都几号了?你是发烧了么?!开空调干什么!冷死人了!”

迈尔斯迷迷糊糊的爬起来看着不远处的帕克又倒下去往被子里缩了缩“唔...我以为你会在丽莎家过夜呢...”

“别转移话题!”帕克走过去把迈尔斯的被子一掀,空气似乎又冷了几分“快起来!要不是想着你受伤了谁会回来和你这个单身汉呆一晚上啊!起来吃晚饭迈尔斯!”

“嘶!”赤裸的皮肤接触到冰冷的空气迈尔斯瞬间清醒过来把枕头旁边的外套往身上一套,极度不满的看着帕克“胖帕克你也知道我受伤!你就不能对我好点么!不过看到晚饭的份上还是不和你计较了。”

眼看就要拿到晚饭帕克突然提高晚饭“什么叫不和我计较!是谁先把空调打开的!你说你开暖气就算了,怎么冷你是想怎样?!”

“我下次不敢啦!”一脸敷衍的把帕克手中的晚饭夺过,“你真是越来越啰嗦了帕克,和我妈妈一样!你快滚去丽莎家吧!就说是我赶你出来的。”

“真是好心,丽莎今晚有事,我还是勉强留下来陪你这个单身汉一晚上好了。”说着把外套脱下来扔椅子上,缩进被子里开始看书。

几乎一天没吃什么东西的迈尔斯也懒得回应帕克抱着晚饭开始狼吞虎咽起来,吃完后感觉温度并没有回温看着旁边台灯下空气中隐隐约约的黑色有些害怕‘还在这里么,帕克说冷的时候就大概猜到了,但是为什么把这里弄的那么冷?新的捉弄老鼠的方式?我还有被子呢!’

角落里的比利看了看重新缩被子里的迈尔斯又看了看还在看书的帕克,手一个用力把帕克那里的灯弄碎了。

“啊!学校的烂灯泡!真是!”帕克似乎早就有准备一样,“这都第几次了!迈尔斯!明天和我一起去外面买灯泡!我受够学校的灯泡了!该死!”

“吵死了帕克,我刚刚睡着,看在我是伤员的份上让我睡吧,明天我们下午去买可以么?”迈尔斯在床上蠕动了一下不耐烦的说到,声音听起来像是起床气犯了。

帕克不再说什么,他可打不过起床气犯了的迈尔斯,他还深深的记得那次美妙的回忆,他手上还有那天留下的疤呢,谁让他那天作死用冰淇淋叫醒他。

零点的钟声敲响了,回荡在宁静又热闹的校园里,吵闹的蜂声无限的骚扰着迈尔斯,他想逃离想逃跑,但是那些熟悉的身影,那些说的出名字说不出名字的人们,他们笑着哭着喊着叫着,像是诉说又像是哀嚎或者只是情人间的细语。

“亲爱的迈尔斯,我可爱的使徒,加入我们吧,为我们的主人瓦尔里德献身...”吵闹黑色的蜂群变成了马丁神父,拽住他的手,还算和蔼的脸对着他,邀请他加入瓦尔里德,还没等迈尔斯微微放松一下,下一刻马丁神父的脸突然狰狞起来,拿着剪刀狠狠地剪掉了他剩下的手指“伙计!我说过不会放弃你!”是特拉格,那个已经被撕成碎片的混蛋医生!

迈尔斯拼命挣扎,而特拉格则拿起剪刀戳进他的肚子, 一下,两下,明明痛的快晕过去但意识又特别清醒“啊啊!让我死吧!让我死吧”红着眼睛看着自己的肠子内脏被拉出来,四肢被捆着他根本动弹不得“嘿!别乱说话!”猛的一巴掌让他感觉自己头都被打掉了,再一抬头,看到眼前的丑陋的脸,就在面前“小猪,小猪,终于是我的...”胖子话还没落,迈尔斯耳边响起了撕裂的声音,努力的挣脱开胖子的魔爪,看到不远处的无首尸,肠子内脏一地‘原来我已经死了...么...但为什么还那么痛?好闷,胸口好闷...’

迈尔斯猛的睁开发红的眼睛喘着气起来,被子已经滑到了地上,衣服像是被雨淋过一样湿透了,颤抖着手拿过手机,才5点,这短短的几个小时像是过了一个世纪,但这活下来的感觉还是不能言喻的开心。

解开扣子,把上衣脱了,无意碰到了胸口一阵钝痛,乳/头也有些微微的刺痛,打开台灯低头看去“艹!瓦尔里德.. ....真是令人恶心!”

胸前有些淤青和轻微的冻伤,两点也红肿着,右边的乳/头甚至还有血牙印,脖子上也有被掐过的淤青和吻痕,腰上手臂上都有,庆幸的是被裤子保护着的下半身还没有受到侵/犯,

看到这样迈尔斯已经有些怀疑马丁神父的话了“妈的!这一身的吻痕和牙印完全不能相信瓦尔里德不会性/侵/犯睡梦里的人啊!该死,真希望下次醒来我的内裤还在!”

“嗯...迈尔斯,你居然怎么早就起来了,要去洗澡么?我和你一起去吧...”被吵醒的帕克看着迈尔斯裸着上身拿着衣物去开门起身说到。

“你睡你的吧,我想安静的体会一下一个人霸占学校男浴室的快感!别跟过来胖帕克,你跟过来浴室会变挤的。”迈尔斯用特别欠揍的语气说到,迅速出门躲过飞来的字典,不理会身后传来的帕克的骂声。

努力的无视背后袭来的寒冷,有些慌张的跑进了没有人的大澡堂“我会一直看着你的,迈尔斯...”耳边似乎又响起了那个沙哑阴冷的声音,迈尔斯真的很害怕,害怕这个似乎存在又似乎是自己幻觉的家伙“放过我吧,比利...求你...”

来更新啦~有点多,似乎把迈尔斯写的略崩,不过感谢你看到最后哦;-;)

还有,大腿肉好吃么;w;

评论(1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