魟鱼

完了,瓶颈了

[outlast逃生]巨山传说

七、

“你今天怎么那么积极,以前让你陪我出来买个东西和要你命一样。”帕克看着门口裹得严严实实的迈尔斯有些诧异的说道。

“我知道今天下午丽萨没课,我可是在帮你帕克!”看到帕克不相信的眼神,看着其他地方说道“昨天在寝室呆了一天都快发霉了,今天下午想出去走走,不行么!非要逼我说出来。

” “行行行,随便你,那我今晚不回来了你吃点营养的东西,别抱着饼干啃!”帕克一边像妈妈一样嘱咐着迈尔斯,一边穿上鞋子往外走。

“知道了知道了,啰嗦死了。”和帕克并排走去学校迈尔斯突然问道“你们多久结婚啊,交往都快两年了吧。”

“嗯,今年毕业就结婚,你到时候来参加婚礼吧,伴郎归你怎么样?你要是能交个女友就一起来吧,伴郎和伴娘都有了。”帕克脸上洋溢着幸福,拍打了一下迈尔斯的手臂戏谑道。

“下手真重!你结婚我一定去,女友的话,再说吧...”迈尔斯揉了揉微痛的手臂瞟了一眼余光中的黑雾‘真不知道我能不能活到那个时候,抱歉了,帕克’

“好了,灯泡买到了,丽莎也说她下课了,话说你怎么那么清楚丽莎的课表?”拿着装灯泡的袋子帕克用怀疑的眼神盯着拿着玻璃花瓶的迈尔斯。

“喂!”迈尔斯拿玻璃花瓶轻敲对方的头“你那段时间可是天天给我说丽莎的事,我早就背下来了好么!你瞎想什么啊!”

“我不是担心你打我家丽莎的主意么,欧,我亲爱可爱温柔的丽萨~”说到丽萨帕克全身都是劲,揉了揉被敲的地方不满的对迈尔斯说道“就算你打我家丽莎的主意她也不会爱上你的!放弃吧!”

“噗!你是白痴么?”不等帕克反驳,迈尔斯连忙把他推走“行了行了,快去接你家丽萨吃饭吧,别因为和我拌嘴迟到了,快滚快滚!”

看着远去的帕克,迈尔斯转身把花瓶的钱付了慢悠悠的走进了一家咖啡厅,喝了一下午的咖啡,当他听到同校的人说停课五天时大概猜到了什么,愉悦的走出了咖啡厅,计划着今晚怎么去拿回他的DV,虽然他真的不想再回那个人间地狱了。

“喂!小子!”走进回老家的近路上,身后突然响起了充满挑衅的声音“给劳资停下,把值钱的东西交出来!劳资手上的家伙可没长眼睛!”

‘打劫么,真是老套的话’迈尔斯举起双手转身看去,一个乳臭味干的小鬼“我没有钱了,唯一值钱的就是我手上的这个花瓶了,你要的话我也可以给你。”

那小鬼似乎听出了他的轻蔑,一下子眼睛就红了,拿着刀子就想对着迈尔斯的肚子捅过去,还没碰到他,温度急降,一抹黑影闪过,冲过来的小鬼右手臂立马和身体分开,随着凄凉的惨叫,小鬼倒在迈尔斯的脚边,血溅到他的裤子上,迈尔斯脸色已经差到了极点‘又是比利!又是他!该死!快跑,再不跑一定会被撕成碎片!他是每天都要杀几个人才高兴么!”

狼狈的跑回宿舍,路过的克莱茵好奇的问道“嘿,迈尔斯,你最近是和哪个黑社会扯上关系了么?”

“闭嘴克莱茵!信不信我把你当还债的!这样你计划那么久的表白计划可就白费了哦,艾丽莎?或许她会喜欢你穿裙子的样子。”听到自己的同班同学带戏谑的问题,迈尔斯停下来笑着嘲讽道。

路过的其他人听到迈尔斯的话看着克莱茵大笑起来,克莱茵气的脸通红,正想和迈尔斯打一架,发现对方早已回到寝室锁上了门。

今晚帕克不回来,没开灯的寝室显得有些阴森,但夕阳的暖色调让迈尔斯感觉很温暖,如果无视掉背后的那团黑雾的话。

“比利 霍普...你听的懂我说话对吧,你为什么要缠着我,救我出来的是不是你,我今晚要重新去一次地下实验室,你...!”迈尔斯话还没说完,突然身体离开了地面,接着被甩到了不算软的床上。

“别想了,迈尔斯,不可能的,我不会让你去...”比利抚上迈尔斯的脸,拽住他的耳朵把猛的他的头按在墙上,“今晚都别想从这里出去,乖乖睡一觉,对你没有坏处,别逼我用极端的方法。”

右半边脑袋已经冷的没了知觉,张开颤抖发乌的嘴巴,迈尔斯鼓起勇气说道“那里有你的弱点么?你那么害怕,我会杀了你,你这个混蛋怪物!”

听到最后比利像炸毛的猫,拽住迈尔斯的头发把他的头撞在墙上,直到对方昏迷“闭嘴闭嘴!你了解什么!我不是怪物!不是!好痛...好痛...我不要...放开我!去死吧...都去死吧...”

似乎失去理智的黑雾抱着脑袋疯了一样的冲到外面去,留下昏睡在床上的迈尔斯和一片狼藉的寝室。

“好热,头好痛,这是哪里?什么声音?瓦...瓦尔里德?”迈尔斯摇晃着脑袋,想睁开眼睛但有什么熏着他,勉强看到一些东西时一条火舌瞬间向他袭来,下意识想拿手挡住发现自己手脚都被捆在十字架上,下半身已经体无完肤,似乎还闻到了肉的焦臭味。

“放开我!啊啊啊好痛!好热!放开我!放开我!啊啊啊啊啊”迈尔斯挣扎着喊道,而下面的使徒像是听不到,虔诚的跪拜着。

视线定格在外面的夕阳上随后眼前一黑耳边响起了吵杂的嗡嗡声,熟悉至极‘谁?吵死了,头好痛...让我离开这里...’

突然的骨头断裂声把迈尔斯从焚烧的痛苦中挣脱出来,转头看去一个熟悉的面孔“比利?!为什!”没等他说完话,整个人突然被拉离地面,下一刻被甩在墙上,骨头断掉的声音在迈尔斯的耳边响起,他感觉自己像麻花一样,被扭曲的不成人形。

不知道被虐待了多久,熟悉的场景、长短不一的完整的手和消失的小腿好像在告诉他什么,特拉格?!

“等!等等比利!啊!!”用唯一没有断掉的手捂住被摔断的鼻梁骨,血像流水一样从指缝涌出,和被火烧时一样,对方似乎是听不到他在说什么的,他只能一个人承受这些,没有人知道,没有人能来救他,无助感几乎快要把迈尔斯淹没。

听到楼下的撞门声,迈尔斯知道快要结束了,比利也有些焦躁起来,随着沉重的脚步声和熟悉的惨叫,迈尔斯被撕成了碎片,在剧痛中回归了黑暗。

‘又是那个声音,好吵,好难受,滚开!’胳膊向前甩去,一股寒意袭来入眼的又是比利,自己则是躺在地上,周围堆满了无头尸‘无头尸?难道这次是沃克死胖子?!该死!又要死一次...么’

思考之时左手突然被扯下,巨大的痛苦让迈尔斯惨叫起来,而胖子雄厚的声音和壮实的身体证实他的猜想。

以为还会被虐成狗才被撕碎的迈尔斯感觉不大对,比利反复的折磨着那只离开自己的手,包围他的黑雾似乎表现了他的焦躁,他们像家园被破坏了一样,绝望的叫着,比利疯狂的撕碎着地上的无头尸,嘴里不知道在说什么,似乎听的懂又似乎听不懂。

往熟悉的楼梯看去‘感谢上帝!我的DV!’欣喜若狂的迈尔斯好像忘记这只是一场噩梦,而他现在也不是他自己。 没走两步疯狂的尖叫和嗡嗡声瞬间将他吞没,紧接着的窒息感让他脑袋发晕,缺氧的头痛和满脑子吵闹的嗡嗡声几乎快把他脑子给弄炸了。

头被扯下来的同时吵闹声也一起消失,奇妙的是他还能勉强看到些东西,虽然此时他还处于快窒息状态,盯着自己的宝贝DV无限的遗憾着不能将里面的东西公开,真不甘心啊。

即将死亡的冰冷渐渐吞噬了迈尔斯,最后看到的不再是自己的宝贝DV,而是比利放大的脸和戳进来的手“肮脏的垃圾,他是...最重要的...而你玷污了......你不配活在世上...”

“啊!!”迈尔斯又一身冷汗的醒来,‘这是第几次了?第三次的...样子,头好痛...为什么要这样折磨我...比利’

全裸的站在男浴室的大镜子前,迈尔斯脸色已经不能只是说是难看了,这脸色晚上和别人撞上,对方大概会被吓死。

第五次确认腰不痛后默默给还有些渗血的牙印抹上酒精,在更多人来之前穿上了衣裤,挡住一身的吻痕和血牙印“去死吧比利...混蛋瓦尔里德...该死的德国神话!”

黑着脸走在回宿舍的路上的迈尔斯散发着都别惹我的气息,而某个不长眼睛的家伙一脸贱笑的就那样蹭了过来“嘿,亲爱的迈尔斯,我来给你说个有趣的事~有几个大一的学妹看上你了想给你上床来着,我们一起去学校附近的废工地看看吧~说不定还是很漂亮的妞哦。”

“是么,既然你那么想和女人上床那我就陪你去看看吧,如果全都看上了我我可不管,阳痿的克莱茵,你昨天晚上一点就没动静了,下次可以小声点么?吵的我都去撞墙了。”迈尔斯冷笑着指了指头上的有些血迹的纱布。

吃瘪的克莱茵握紧了拳头悄悄地捶了一下墙,在迈尔斯的注视下挤出一丝微笑一起走出校门向废工地出发。

一路沉默,来到废工地里约定的地方,一脸得意的克莱茵看到的竟是一地的碎尸,迈尔斯显然已经习惯了,而从小都没见过血腥的克莱茵已经在旁边吐的只能干呕。

尸体还很新鲜,这些可怜的家伙就是在不久前被杀的,又一声惨叫,大概是在解决漏网的杂鱼,熟悉的杀人手法告诉迈尔斯这些就是那个混蛋怪物比利干的,不想再往惨叫的地方走去,而一个电话却让他改变了主意。

“喂?请问是迈尔斯先生么?”是一个女人,声音温柔又透着焦急,并且是迈尔斯认识的女人。

“是的,有什么事么丽萨小姐?”迈尔斯礼貌的回答了对方,直觉告诉他帕克似乎出事了。

“抱歉打扰你了,我想说的是帕克昨天晚上去买酒的时候就没有回来,我我很害怕,我想报警但还没有24小时,我觉得还是先告诉你比较好...”丽莎还在说什么可迈尔斯已经什么也听不见了,脑子里全是‘帕克失踪了,他有危险’

“克莱茵别吐了!拿出点男人的气概!帕克失踪了,滚起来一起找!我想他应该就在这附近!”拽起吐的头晕脑胀的克莱茵,打了他一巴掌试着让他清醒过来,看对方还是不能自我控制的样子迈尔斯烦躁的把克莱茵扔在地上,一个人往里走去。

路过几具碎尸,焦躁的迈尔斯看到了那个黑色的幽灵比利,只是一个眨眼的时间,他就消失了,而他消失的地方是一个还没柱子的废坑上方。

迈尔斯小心翼翼的走过去,往下一看,废坑里就是他一直在找的帕克,盯着帕克腿上插着的钢筋,感受到背后的阴冷,转头看去,比利像恶作剧成功的孩子,得意的看着迈尔斯,在他耳边模糊的说道“讨厌...下场...我的...”

坐在手术室的外面安慰了一会儿哭泣的丽莎,默默的起身回到了寝室,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拿上衣物去了男浴室。 迈尔斯站在最里面的一格里任水冲刷自己,脑海里全是帕克的脚,废工厂的碎尸,从克莱茵嘴中套出那些碎尸是昨天那个小鬼带的人,他...似乎给周围的所有人都带来了灾难...

一只冰冷的手试图想让迈尔斯转过身来,无限自责中的迈尔斯一个重心不稳,跌倒在地,看到找自己的是他又憎恨又恐惧的比利,迈尔斯也不起来,靠在墙壁上看着对方, 双腿大刺刺的张开,眼中是不知名的轻蔑,笑容却意外妖娆。

对视不到半分钟,比利狠狠的给了迈尔斯一巴掌“我讨厌你这样,迈尔斯...”

听到这句话迈尔斯突然笑起来,也不擦嘴角的鲜血,抬头看着比利,右手从脖子上的淤青摸到乳/头上的牙印,再到大腿根部的吻痕,眼里是无尽的挑衅“你觉得这一切是谁造成的,怪物比利?”

被惹怒的比利猛的掐住迈尔斯的脖子举起来按在墙上,浴室的灯泡随着他的每一个字而爆裂“闭嘴!迈尔斯!别忘了是你先招惹的我们!!”

又实实在在经历一次死亡的迈尔斯被摔在地上,猛吸一口气然后剧烈的咳嗽起来,坐在一片黑暗中,迈尔斯沙哑着声音对着空气虚弱的说道“放过我周围的人,我会离开...”

于是啰嗦的我来更文了,这是我最失败的一章,非常抱歉让你们吃下那么难吃的粮食,如果有机会,我会来修改的_(:_」∠)_

下一章就完结了,感谢你看到最后哦;v;

评论(9)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