魟鱼

完了,瓶颈了

[outlost逃生] 死亡与自由

又开了个坑呢,大概只有五章左右,吐花症这个梗似乎有小伙伴写过,不过不是一个cp应该没关系吧qwqq

看一下注意事项再吃哟qwqq

*重点!cp是比利/迈尔斯!比利/迈尔斯!

*背景是在巨山精神病院迈尔斯被医生剪了手指逃出来后,内容和原作一点关系都没有除了是原作的医院和主要人物以外

*这篇文的吐花设定是会随机传染给别人不管被传染者有没有暗恋的人,24小时内死亡,会吐出象征自己的花〔别问我为什么小记者的花是桃红色〕

*文力没恢复的产物,幼儿园水平

*字似乎喜欢凑热闹呢,都一堆一堆的一大坨_(:3」∠)_

*人物性格ooc!ooc!这篇文的比利=霸道总裁〔不

接受的就开始吧qwq
  ↓
  ↓

一、

昏暗的走廊脏乱阴森,不知名的地方藏着不能见光又向往自由的蝼蚁,他们叽叽喳喳吵吵闹闹的分散在这个医院中,绝望尖叫和怒吼伴随着他们,而充满生机的东西都是他们追赶的目标。

一声压抑着的咳嗽声响起,看似微不足道却有着不可忽略的力量,始终吵闹的医院现在安静的只剩下尸体发出的哀鸣。
一抹桃红出现在迈尔斯的手上,鲜嫩的花瓣比手上半干的血液还要扎眼,‘我他妈吐出了个什么鬼东西?!’迈尔斯盯着手上散发出特殊香味的花瓣惊讶又烦躁的想道。

正疑惑这是怎么一回事迈尔斯的喉咙突然痒了起来,连忙捂嘴又是一阵咳嗽,右手离开嘴巴的同时桃红的花瓣一涌而出在空中轻柔的打了个转最后飘落在地上。

随着手中最后一片花瓣落在地上寂静的医院瞬间炸开,不知情的迈尔斯还沉浸在回忆中——他似乎在逃跑的时候爬过一个有着令人眩晕的香味的通风管,现在回想起来是一种叫曼陀罗的花的香味,因为他以前在一个地方收集消息时被到处种的曼陀罗弄的他那几天都晕乎乎的,后来只能带着口罩勉强撑了下来,这给他的印象实在是太深了所以想记不住都不行。

‘难道是那个时候?!操!居然被传染了吐花症,这操蛋玩意怎么治来着?妈的忘了!’迈尔斯烦躁的踹开落在自己脚上的娇弱花瓣,挠了挠脑袋努力的回想以前同事得这种病最后是怎么治疗的,可还没等他想起来身后的房间传来了令人不安的杂乱的脚步声。

“柔滑!柔滑!”那群疯子嚷嚷着这个不知道什么意义的词语用身体撞击着破烂不堪的木门,刚才实在是太过放松的迈尔斯瞬间感觉恐惧充斥了全身,肾上腺素猛增他抬起僵硬的脚在那群嗜血的疯子出来的一瞬间往走廊尽头的大门跑去。
七个左右的疯子在木门倒下的同时连爬带跑的往刚刚迈尔斯站的地方扑去,他们撕咬着同胞抢夺着那些充满生机的桃色花瓣,而好奇心浓厚作死技能满点的迈尔斯居然停了下来躲在一个缺口处打算用dv拍下这一幕。

这场抢夺没持续多久,伤痕累累一片都没抢到的选手不甘的跺了跺脚开始东张西望,而躲在不远处的迈尔斯有些不安的看了看刚刚喘气从嘴巴里吐出来的残花,他不着痕迹的偷偷将花瓣赶到杂乱的垃圾中但一个笨重又透着兴奋的脚步声正迅速的向他靠近,知道自己暴露了的迈尔斯起身就跑,心中咒骂道‘操!这什么鬼花香味那么浓!’

被兴奋的选手追的一路在走廊狂奔的迈尔斯刚刚碰到门把就非常倒霉的踩在腐朽的地方就掉到了楼下的一个病床上,一路上从自己嘴中吐出的花瓣因为坍塌飞扬而起又缓缓飘落,而在刚刚站过地方的灯光的照耀下坐在堆满内脏的病床上的迈尔斯配着飘落的花瓣竟有些残忍的美感。

忍着恶心从内脏床上下来揉了揉摔痛的屁股用开了夜视的dv环顾四周,发现这是一个比较大的大病房,如果除开远处从床上缓缓坐起来的不知死活的家伙和头顶说要找到自己的那群疯子他真的想找个安静的角落干净的床上休息一下。
看着越来越多的家伙从床上起来,迈尔斯随手把手上的混着不明汁液的血液擦在旁边比较干净的床单上,他轻咳一声落下几片花瓣后悄悄的往出口大门走去‘麻烦真是一个个的接着来!’

这时楼上一直在暗处观察的比利看着吞噬了几乎全部花瓣的两位选手开始倒在地上抽搐皮肤上出现紫斑,捂着胸口表情扭曲但是整个人都反应迟钝,最后他们俩被自己的呕吐物淹没,却似乎死的愉悦。

冷漠的从酸臭僵硬的尸体上移开目光,比利将地上的一片被遗漏的花瓣拾起,他盯着迈尔斯掉下去的地方闻了闻空气中充满侵略味道的特殊香气将手中的花瓣捏碎撒在空中,比利觉得他对这个被职业区那位笨蛋新郎传染的顽强小记者到底能活到什么时候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评论(13)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