魟鱼

完了,瓶颈了

[outlast]废弃巨山公寓的日常

没错我又挖坑了,不要脸的证明还在圈里[然而并没有卵用]

就是个有脑洞就写的拟动物日常:迈尔斯是猫,帕克是仓鼠,艾迪是疯兔子,比利是只死了的幽灵狗

大部分神经病还是人,神父是他们的主人

cp依然是:幽灵组和新婚组

文笔依然烂,觉得有缺点请温和的提出[然后我要继续沉迷吸毒了]


1.dv与幽灵

“非常抱歉亲爱的迈尔斯,那个混蛋特雷格我没想到他那么丧心病狂,可怜你的小爪子,所以作为补偿我买了个微型摄影机你可以挂在脖子上,看你每次都对着这个广告叫应该是想要吧?那我去上班了,许多孩子还等着我,上帝保佑我要再找特雷格谈谈。”马丁神父将摄像机挂在迈尔斯的脖子上后自己念念有词的出门了。

迈尔斯用残缺的爪子刨了一下脖子上的摄像机感觉少两个指头还是划算,但是不代表他不会找那个变态医生报仇——他只是一只猫,这里非常偏僻,这个公寓每天都有人死去再死一个被猫杀死的人又有什么人会介意呢?

“嘿!迈尔斯你要去哪里?”看着迈尔斯向不太好的地方走去帕克适时的做出了阻止,“神父说了不能去那个房间的,他说里面有可怕的东西。”

“Oh,我亲爱的乖宝宝帕克你还是乖乖待在你的笼子里吧,你的处境比我糟糕多了。”看着又在对着笼子做出原始行为的兔子艾迪迈尔斯冷笑着对被吓得躲进小房子里的帕克说道,“我会没事的,只是,好奇而已....那些黑色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来到那个散发黑雾的房间门口迈尔斯感觉有一丝的寒意,仿佛里面的东西已经很明确的表达了它不欢迎他的到来,可惜这是迈尔斯不是帕克,他确认了神父没有将房门锁上便跳起勾住把手用了不到五秒就打开了,黑雾如洪水涌向迈尔斯夹杂着一些让人绝望的情感冷的刺骨。

房间的窗帘是不透光的,里面是让人窒息的黑暗,就连身为夜行动物的迈尔斯都看不真切里面的东西——就像眼睛被蒙上了一层黑纱。

“呜...”刚刚走进房间角落里就传来了不太好的声音,像是一种犬科动物威胁别人时发出来的,迈尔斯有些疑惑的想着‘难道神父偷偷养了一只狗?’

“...喵?”迈尔斯坐在门槛旁边轻声叫了叫想表明自己没有恶意,希望这只狗会明白他的意思,这个做法似乎奏效了,他听到那只狗移动的声音和急促的喘气似乎下一秒就要断气了一样——听起来是只大狗。

迈尔斯没有继续动作也没有发出声音,他等待那只大狗现身,可等了半天那只大狗仿佛在示意让他进来,‘难道是只怕光的狗?’迈尔斯想着便善解狗意的起身往里走去,不过等待他的是一个可怕的陷阱。

刚刚走了几步半开的门被重重的关上,窒息的寒冷将他包围——他被那只狗咬着脖子按在了地上,上帝保佑这只狗不是生物。

迈尔斯害怕极了,在他背上的是一个极度冰冷的东西,他有些不知所措的瞅见脸旁边有个类似狗爪子的东西,一时他保命的本能反应让他一口咬住了那只狗爪,随着一个撕心裂肺的惨叫可怕的压迫感消失了,迈尔斯炸开软毛锋利的指甲扣住地面发出牙酸的声音,看来是要打一架了。

恢复了最佳的视力迈尔斯看清楚了那只大狗的样子,他的想法是对的,这只狗不是生物,是一个被黑雾包裹的狗骷髅,他喘着粗气像口水一样的黑色液体滴在地上,这家伙像得狂犬病——反正是一只疯狗,这让迈尔斯不太想靠近他。

“嘿,听的懂我说话么?我无意冒犯你,我马上离开你的地盘,上帝我居然看到幽灵了,该死他怎么可能听的懂!”迈尔斯死盯着躁动的幽灵狗试图和他对话没说几句现在已经后悔极了,一只猫居然试图和一只疯狗对话,帕克知道会笑成仓鼠球的。

不过结果总是超出他的预想范围——那只狗回答了他,老天他听上去像个孩子。

“....比利?比利 霍普...名字?”
“啊??”

“名字,猫咪?”

“啊,我的名字?迈尔斯,迈尔斯 阿普舍,你叫比利?”

“比利...比利 霍普,不在了,去死?”

“...我怎么听不懂?”

“....呜...”

很好这个刚刚差点杀了自己疯狗现在委屈的坐在那里低头发出了可怜的呜噜声,迈尔斯现在都在怀疑自己在做梦了,不过门外帕克及时的喊叫提醒了他没在做梦。

“好的比利,比利我得走了,天哪我简直疯了。”别扭的和低着头的大狗说话迈尔斯感觉自己被传染了,“总之我得走就,我朋友可能遇到麻烦了我需要去帮帮他,就这样?!嘿!你干嘛!!??”

还没等迈尔斯说完话一直低头的比利扑过去叼起迈尔斯的后颈往房间外面的光明地域走去,当迈尔斯呆滞的再次被帕克的惨叫唤回时发现这只大狗似乎缠上自己了——真是一个噩梦。

评论(1)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