魟鱼

完了,瓶颈了

【outlast】很久以前和虾的问卷里面的一道题:D

站在浴霸下面较大的水压让小水柱犹如小孩子玩的仿真枪的子弹打在身上一样,当然早就试过真枪威力的迈尔斯一点也不介意这轻微的疼痛,任凭水流将自己的发型淋的一团糟。

抬起手来迈尔斯冷漠的看着自己已经不在很久的无名指和食指,将左手靠近嘴边舌头轻舔无名指长好没多久的柔软新肉,随后将它全部放入嘴中一咬似乎嘴巴里又多出了熟悉的血腥味——有些兴奋起来了。

放开麻木的无名指,一滴血落在浴室的大理石地板上接着迅速的被水流冲淡,垂下的手划过身上的多处不规则的似圆形疤痕,一阵凉意袭来迈尔斯看向门口,一团看不清的黑雾混着水蒸气让浴室的能见度又降低了许多。

“....滚出去,比利。”迈尔斯非常不爽的对黑雾说到,不过回应他的只有吵闹的嗡嗡声和冰冷的寒气,又是一滴血,将凌乱的头发从新撩到脑后迈尔斯拉上了浴帘。

在浴霸的强光下肉体的美好线条若影若现,迈尔斯似乎又咬破了他的食指,水雾中的血腥味浓厚了些,更加吵杂的嗡嗡也随之而来,最后浴室里只剩下了强忍的呻吟和呜咽,但夜才刚刚降临。

不要脸的扔标签_(:_」∠)_

评论(6)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