魟鱼

完了,瓶颈了

【outlast】生日

给虾的晚了很久的生贺!太抱歉了晚了那么久,现在在飞机场码完了艾迪的,可能有些匆忙,请不要介意!

以及感谢投喂粮食!希望之后也可以一直一起玩!!

我写的新婚真的一直很崩!所以请谨慎食用


迈尔斯的生日

今天是迈尔斯的生日,其实他这个年纪已经不怎么去在意生日这件事了,这次提出来也是因为这是第一个在巨山过的生日——其实他都忘了的,要不是那群神经病给他送了堆奇奇怪怪的东西,肯定是比利那小子组织的!

虽然嘴上说着脸上摆着臭嘴脸可是心里迈尔斯还是有点高兴,特别是收到自己的那两根指头的时候——除了恨意怨念还有自己缺失的部分找回来的兴奋。

在收到指头之前比利难得的没有整天缠着自己,虽然迈尔斯感觉轻松了许多但是难免的还是会觉得心中少了点什么。

之后迈尔斯仿佛在玩捉迷藏一下找比利,在寻找的途中就开始收到病人塞给他的奇奇怪怪的东西,连伤好的差不多的艾迪都跑出来送了套婚纱给自己——他该不会想娶我吧?!

当他走到死亡过的隧道里时一个写着歪歪扭扭的字的贺卡的礼物吸引了他——生日快乐,我将尽全力使你开心,用来弥补不可能的事实。

帕克的生日

这是帕克逃出去后的第一个生日,他的妻子儿女为他准备了蛋糕和礼物,他非常开心可是还是感觉空虚,帕克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让自己清醒一些——不能被他们影响了,不能。

“My darling....”
“...我爱你...”
“今天是你的生日么?”
“我为你准备了婚纱...或者”
“........我们....本应如此...圆满....”

“嘿!帕克!你怎么了?!”丽萨甜美的声音在帕克耳边响起,他苏醒过来眼泪打湿了他的枕头,而他却在笑——像幸福又像解脱。

“没事,亲爱的我没事,我想我会一直爱你。”帕克从床上坐起来将满脸担心的丽萨抱在怀里,语气温柔但蓝色的眼睛里却没有温情。

比利的生日

比利想告诉迈尔斯今天是他生日,但是任务很艰而且可能没有任何收获,但是他打算试试。

第一次他让病人们给他送礼物,然而迈尔斯却问他“你居然还要收保护费?”

第二次他在他父亲的办公室里用血写满了比利生日快乐,然而迈尔斯并没有再进去的意思。

第三次他在直接写了个长条祝自己生日快乐,然而迈尔斯却在除了地下室以外的地方逛了一天。

第四次比利终于他鼓起了勇气打算亲自告诉迈尔斯今天他生日,当几次过去想开口迈尔斯不是无视了他就是打断了他的话表示不想听,最后他拿出了当boss的勇气将迈尔斯按在墙上对他说出来了他一直想告诉他的事——今天是我生日啊。

其实比利并不是期待迈尔斯会给他礼物什么的,他只是想让迈尔斯能更了解他,好像这样大概就能让迈尔斯喜欢上他,可惜他知道,迈尔斯对他只有厌恶。

新郎的生日

今天是艾迪的生日,他还特地为自己准备了新的礼服,甚至还为此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制作了一套婚纱,他坚信他的新娘会非常喜欢。

早早的艾迪拿出熨斗将两套礼服熨好穿戴整齐走进了他的生日聚会——其实也就是一群瑟瑟发抖的病人缩在角落里看着艾迪。

艾迪挽着他的新娘走到房间中间缓缓的开始跳起优美的舞蹈,纯白的婚纱在月光下飘舞着美的像梦境。

一晚上他们都在尽情的跳舞,仿佛这就是他的一切,他像穿红鞋子的姑娘如果他不脱下他的礼服他将一直跳下去。

夜深了,他搂着他的新娘离开,安静的房间里只剩下了他的甜言蜜语——我爱你,你金色的头发蓝色的眼睛雪白的皮肤,你是我的新娘、我的爱人、我的女神......

“我想你,我永远也不会忘记你。”

[outlast]废弃巨山公寓的日常

没错我又挖坑了,不要脸的证明还在圈里[然而并没有卵用]

就是个有脑洞就写的拟动物日常:迈尔斯是猫,帕克是仓鼠,艾迪是疯兔子,比利是只死了的幽灵狗

大部分神经病还是人,神父是他们的主人

cp依然是:幽灵组和新婚组

文笔依然烂,觉得有缺点请温和的提出[然后我要继续沉迷吸毒了]


1.dv与幽灵

“非常抱歉亲爱的迈尔斯,那个混蛋特雷格我没想到他那么丧心病狂,可怜你的小爪子,所以作为补偿我买了个微型摄影机你可以挂在脖子上,看你每次都对着这个广告叫应该是想要吧?那我去上班了,许多孩子还等着我,上帝保佑我要再找特雷格谈谈。”马丁神父将摄像机挂在迈尔斯的脖子上后自己念念有词的出门了。

迈尔斯用残缺的爪子刨了一下脖子上的摄像机感觉少两个指头还是划算,但是不代表他不会找那个变态医生报仇——他只是一只猫,这里非常偏僻,这个公寓每天都有人死去再死一个被猫杀死的人又有什么人会介意呢?

“嘿!迈尔斯你要去哪里?”看着迈尔斯向不太好的地方走去帕克适时的做出了阻止,“神父说了不能去那个房间的,他说里面有可怕的东西。”

“Oh,我亲爱的乖宝宝帕克你还是乖乖待在你的笼子里吧,你的处境比我糟糕多了。”看着又在对着笼子做出原始行为的兔子艾迪迈尔斯冷笑着对被吓得躲进小房子里的帕克说道,“我会没事的,只是,好奇而已....那些黑色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来到那个散发黑雾的房间门口迈尔斯感觉有一丝的寒意,仿佛里面的东西已经很明确的表达了它不欢迎他的到来,可惜这是迈尔斯不是帕克,他确认了神父没有将房门锁上便跳起勾住把手用了不到五秒就打开了,黑雾如洪水涌向迈尔斯夹杂着一些让人绝望的情感冷的刺骨。

房间的窗帘是不透光的,里面是让人窒息的黑暗,就连身为夜行动物的迈尔斯都看不真切里面的东西——就像眼睛被蒙上了一层黑纱。

“呜...”刚刚走进房间角落里就传来了不太好的声音,像是一种犬科动物威胁别人时发出来的,迈尔斯有些疑惑的想着‘难道神父偷偷养了一只狗?’

“...喵?”迈尔斯坐在门槛旁边轻声叫了叫想表明自己没有恶意,希望这只狗会明白他的意思,这个做法似乎奏效了,他听到那只狗移动的声音和急促的喘气似乎下一秒就要断气了一样——听起来是只大狗。

迈尔斯没有继续动作也没有发出声音,他等待那只大狗现身,可等了半天那只大狗仿佛在示意让他进来,‘难道是只怕光的狗?’迈尔斯想着便善解狗意的起身往里走去,不过等待他的是一个可怕的陷阱。

刚刚走了几步半开的门被重重的关上,窒息的寒冷将他包围——他被那只狗咬着脖子按在了地上,上帝保佑这只狗不是生物。

迈尔斯害怕极了,在他背上的是一个极度冰冷的东西,他有些不知所措的瞅见脸旁边有个类似狗爪子的东西,一时他保命的本能反应让他一口咬住了那只狗爪,随着一个撕心裂肺的惨叫可怕的压迫感消失了,迈尔斯炸开软毛锋利的指甲扣住地面发出牙酸的声音,看来是要打一架了。

恢复了最佳的视力迈尔斯看清楚了那只大狗的样子,他的想法是对的,这只狗不是生物,是一个被黑雾包裹的狗骷髅,他喘着粗气像口水一样的黑色液体滴在地上,这家伙像得狂犬病——反正是一只疯狗,这让迈尔斯不太想靠近他。

“嘿,听的懂我说话么?我无意冒犯你,我马上离开你的地盘,上帝我居然看到幽灵了,该死他怎么可能听的懂!”迈尔斯死盯着躁动的幽灵狗试图和他对话没说几句现在已经后悔极了,一只猫居然试图和一只疯狗对话,帕克知道会笑成仓鼠球的。

不过结果总是超出他的预想范围——那只狗回答了他,老天他听上去像个孩子。

“....比利?比利 霍普...名字?”
“啊??”

“名字,猫咪?”

“啊,我的名字?迈尔斯,迈尔斯 阿普舍,你叫比利?”

“比利...比利 霍普,不在了,去死?”

“...我怎么听不懂?”

“....呜...”

很好这个刚刚差点杀了自己疯狗现在委屈的坐在那里低头发出了可怜的呜噜声,迈尔斯现在都在怀疑自己在做梦了,不过门外帕克及时的喊叫提醒了他没在做梦。

“好的比利,比利我得走了,天哪我简直疯了。”别扭的和低着头的大狗说话迈尔斯感觉自己被传染了,“总之我得走就,我朋友可能遇到麻烦了我需要去帮帮他,就这样?!嘿!你干嘛!!??”

还没等迈尔斯说完话一直低头的比利扑过去叼起迈尔斯的后颈往房间外面的光明地域走去,当迈尔斯呆滞的再次被帕克的惨叫唤回时发现这只大狗似乎缠上自己了——真是一个噩梦。

【outlast】很久以前和虾的问卷里面的一道题:D

站在浴霸下面较大的水压让小水柱犹如小孩子玩的仿真枪的子弹打在身上一样,当然早就试过真枪威力的迈尔斯一点也不介意这轻微的疼痛,任凭水流将自己的发型淋的一团糟。

抬起手来迈尔斯冷漠的看着自己已经不在很久的无名指和食指,将左手靠近嘴边舌头轻舔无名指长好没多久的柔软新肉,随后将它全部放入嘴中一咬似乎嘴巴里又多出了熟悉的血腥味——有些兴奋起来了。

放开麻木的无名指,一滴血落在浴室的大理石地板上接着迅速的被水流冲淡,垂下的手划过身上的多处不规则的似圆形疤痕,一阵凉意袭来迈尔斯看向门口,一团看不清的黑雾混着水蒸气让浴室的能见度又降低了许多。

“....滚出去,比利。”迈尔斯非常不爽的对黑雾说到,不过回应他的只有吵闹的嗡嗡声和冰冷的寒气,又是一滴血,将凌乱的头发从新撩到脑后迈尔斯拉上了浴帘。

在浴霸的强光下肉体的美好线条若影若现,迈尔斯似乎又咬破了他的食指,水雾中的血腥味浓厚了些,更加吵杂的嗡嗡也随之而来,最后浴室里只剩下了强忍的呻吟和呜咽,但夜才刚刚降临。

不要脸的扔标签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