魟鱼

完了,瓶颈了

[outast]西装礼服(中)

一个小过渡,依然ooc的新婚组_(:_」∠)_
新郎已经疯透了,下次更新帕克出场以及完结
再次非常感谢每个看完的小天使;v;
ps:这家伙搓炉石搓的差点忘记更新:)
以下是难以下咽的大腿肉↓

“不对,不对!”艾迪再一次将还有余温的尸体推下桌子,他叹着气靠在桌子旁边看着教堂的方向说道,“母亲啊,我的新娘为什么还没出现,我最美的新娘。”

艾迪长大的这个小镇人非常少,大多年轻人都去了大城市中,留下的都是老弱病残,或者一些嫁不出去的丑姑娘。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他穿上这套西服杀掉了闯入他家的两个“陌生男人”后,就一直有个声音在他脑中响起——去找你的新娘吧,去找属于你的最美的新娘,她拥有金色的头发,清澈的蓝色眼睛,以及柔软的肌肤,去吧,去找吧。

于是艾迪开始四处寻找,可是镇里的女人实在是太少了,金发的更别说有很多了,但是他又不想走太远,他不想离开他亲爱的“母亲”,他还想找到他的新娘后带去给她看,还有孩子,他的孩子,“母亲”一定会非常开心,所以他开始向男人出手了,用他在诊所打杂偷学来的知识去改造他们,但是,没有一个成功的。

艾迪有些沮丧了,难道一定要他离开他才能找到他的新娘么?这时那个声音又出现了,他对艾迪说“等待,作为一位绅士,一位新郎,你要学会等待。”

艾迪看着地上那些有机会成为自己新娘的残缺品叹了口气,轻声说道“是啊,是应该等等了,总会出现一个和这群贱人不一样的属于我的最美的新娘。”

[outlast]西装礼服(上)

失踪一万年,来发个短文:D
1.是安徒生的红鞋子梗
2.私设很多
3.是偏艾迪个人向的新婚组
4.新婚组一般都ooc
5.太久没写了,退化为学龄前文笔
6.取名依然和白痴一样
7.看完的都是天使,爱你们!
接受的就可以看啦↓

艾迪喜欢西服套装,非常的喜欢,但是在家里他并没有说话的地位,小小的他天天受着父亲和叔叔的毒打穿着破旧的麻布衣服赤脚跪在冰冷的地板上做着家务,但是他还是渴望有一套属于他的西装礼服。

有一天他又一次被叫去做杂务,这次是在一个教堂中,他遇到了他的“母亲”,那个给幼小的他童年中太阳的女人,她是那么完美。

她告诉艾迪他会有一个美丽的新娘,他会在婚礼的时候穿上最华丽的西服礼服,与他最美的新娘有最可爱的孩子,一切将非常的美满幸福。

从此艾迪一有机会就跑去教堂找他的“母亲”,听她给他讲各种各样的事,以及听他说他最爱的西服,直到他长大,直到她死去。

他得到了他的第一套西服,教堂的人告诉他是他的“母亲”留给他的,艾迪看着这套礼服,这不是他从小到大每次路过的那家西服店中他最喜爱的那套么,他每次,每一次都会给他的“母亲”提到它,它是那么的美丽。

但是艾迪一直不敢穿那套最爱的西服,不单单是因为它太大了,更多的是他一直做着肮脏的工作,他不忍心弄脏他,可是就在他18岁那年,他不小心听到常年虐待他的父亲和叔叔在计划卖掉他的时候他爆发了,他穿上了那套他心心念念的西装,用这么多年偷偷存下来的钱理了一个满意的发型,‘你是大人了’艾迪对自己说道。

刀起刀落,鲜血仿佛红色的花洒满那个充满罪恶的屋子,艾迪很开心,他感觉一身轻松,他现在人生只有一个任务了,就是找到属于他的美丽新娘。

【outlast】生日

给虾的晚了很久的生贺!太抱歉了晚了那么久,现在在飞机场码完了艾迪的,可能有些匆忙,请不要介意!

以及感谢投喂粮食!希望之后也可以一直一起玩!!

我写的新婚真的一直很崩!所以请谨慎食用


迈尔斯的生日

今天是迈尔斯的生日,其实他这个年纪已经不怎么去在意生日这件事了,这次提出来也是因为这是第一个在巨山过的生日——其实他都忘了的,要不是那群神经病给他送了堆奇奇怪怪的东西,肯定是比利那小子组织的!

虽然嘴上说着脸上摆着臭嘴脸可是心里迈尔斯还是有点高兴,特别是收到自己的那两根指头的时候——除了恨意怨念还有自己缺失的部分找回来的兴奋。

在收到指头之前比利难得的没有整天缠着自己,虽然迈尔斯感觉轻松了许多但是难免的还是会觉得心中少了点什么。

之后迈尔斯仿佛在玩捉迷藏一下找比利,在寻找的途中就开始收到病人塞给他的奇奇怪怪的东西,连伤好的差不多的艾迪都跑出来送了套婚纱给自己——他该不会想娶我吧?!

当他走到死亡过的隧道里时一个写着歪歪扭扭的字的贺卡的礼物吸引了他——生日快乐,我将尽全力使你开心,用来弥补不可能的事实。

帕克的生日

这是帕克逃出去后的第一个生日,他的妻子儿女为他准备了蛋糕和礼物,他非常开心可是还是感觉空虚,帕克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让自己清醒一些——不能被他们影响了,不能。

“My darling....”
“...我爱你...”
“今天是你的生日么?”
“我为你准备了婚纱...或者”
“........我们....本应如此...圆满....”

“嘿!帕克!你怎么了?!”丽萨甜美的声音在帕克耳边响起,他苏醒过来眼泪打湿了他的枕头,而他却在笑——像幸福又像解脱。

“没事,亲爱的我没事,我想我会一直爱你。”帕克从床上坐起来将满脸担心的丽萨抱在怀里,语气温柔但蓝色的眼睛里却没有温情。

比利的生日

比利想告诉迈尔斯今天是他生日,但是任务很艰而且可能没有任何收获,但是他打算试试。

第一次他让病人们给他送礼物,然而迈尔斯却问他“你居然还要收保护费?”

第二次他在他父亲的办公室里用血写满了比利生日快乐,然而迈尔斯并没有再进去的意思。

第三次他在直接写了个长条祝自己生日快乐,然而迈尔斯却在除了地下室以外的地方逛了一天。

第四次比利终于他鼓起了勇气打算亲自告诉迈尔斯今天他生日,当几次过去想开口迈尔斯不是无视了他就是打断了他的话表示不想听,最后他拿出了当boss的勇气将迈尔斯按在墙上对他说出来了他一直想告诉他的事——今天是我生日啊。

其实比利并不是期待迈尔斯会给他礼物什么的,他只是想让迈尔斯能更了解他,好像这样大概就能让迈尔斯喜欢上他,可惜他知道,迈尔斯对他只有厌恶。

新郎的生日

今天是艾迪的生日,他还特地为自己准备了新的礼服,甚至还为此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制作了一套婚纱,他坚信他的新娘会非常喜欢。

早早的艾迪拿出熨斗将两套礼服熨好穿戴整齐走进了他的生日聚会——其实也就是一群瑟瑟发抖的病人缩在角落里看着艾迪。

艾迪挽着他的新娘走到房间中间缓缓的开始跳起优美的舞蹈,纯白的婚纱在月光下飘舞着美的像梦境。

一晚上他们都在尽情的跳舞,仿佛这就是他的一切,他像穿红鞋子的姑娘如果他不脱下他的礼服他将一直跳下去。

夜深了,他搂着他的新娘离开,安静的房间里只剩下了他的甜言蜜语——我爱你,你金色的头发蓝色的眼睛雪白的皮肤,你是我的新娘、我的爱人、我的女神......

“我想你,我永远也不会忘记你。”

[outlast]废弃巨山公寓的日常

我笔下的帕克一直很ooc,准确说是我写的新婚很难吃,将就吃吧_(:_」∠)_


2.兔子和噩梦

昨天有个疯子潜入了家里面把我亲爱的朋友迈尔斯的爪子剪掉了两个,我吓坏了急急忙忙的求新朋友兔子艾迪帮忙通知神父,可是他不知道是不是语言障碍,他睡眼朦胧的看着我趴在我的笼子上叫我darling,我觉得我需要告诉他我是男的而且是只仓鼠。

然而我努力了一个晚上都没让艾迪认识到我不可能和他结婚也不可能和他有孩子,最后我累的不行回自己的小房子里睡觉了,等我醒了再继续吧。

睡醒后走出舒适了小房子看到了神父给了迈尔斯一个他一直说想要的摄像机,真羡慕我也想要一个啊。

神父走了后迈尔斯低头看着自己残缺的爪子似乎非常低落,我试图想安慰他可是艾迪又来了,他还是反复的说着昨天的那些话,可我的注意力全被迈尔斯要去的地方拉去了,我亲爱的神父他要去那个可怕的禁地,那里有可怕的怪物啊,我想到了迈尔斯可能会遭遇的下场连忙提醒他,可他只是对我冷笑了一声说我最好先把自己的麻烦处理好,这时我才反应过来我的笼子在高频率的抖动,不用想都知道艾迪在干什么,我只有迅速的躲会我的小房子里,谁来告诉艾迪我和他是不可能的啊!

没过多久笼子突然不动了,我探出头观察了一下周围发现艾迪不在了,摸了摸肚子感觉有些饿,于是我抱着坚果开始啃食,味道真是好极了,不知道迈尔斯怎么样了。

饱餐一顿后我实在是担心迈尔斯于是爬出了笼子,希望艾迪不会突然出来对我做奇怪的事,可事实显然不会如自己的意,还没等我落到地上艾迪就从一旁跳了出来像捕猎一样迅速抓住了我将我按在了地上,他像是失控了一样试图将我塞进他的腹部,我害怕极了只有尖叫大喊着向不知道有没有被怪物吃掉的迈尔斯求救——但愿没有,因为迈尔斯被吃掉的话自己下一秒可能也会被这只疯狂的兔子吃了。

真希望此刻我只是做了一个噩梦。

[outlast]废弃巨山公寓的日常

没错我又挖坑了,不要脸的证明还在圈里[然而并没有卵用]

就是个有脑洞就写的拟动物日常:迈尔斯是猫,帕克是仓鼠,艾迪是疯兔子,比利是只死了的幽灵狗

大部分神经病还是人,神父是他们的主人

cp依然是:幽灵组和新婚组

文笔依然烂,觉得有缺点请温和的提出[然后我要继续沉迷吸毒了]


1.dv与幽灵

“非常抱歉亲爱的迈尔斯,那个混蛋特雷格我没想到他那么丧心病狂,可怜你的小爪子,所以作为补偿我买了个微型摄影机你可以挂在脖子上,看你每次都对着这个广告叫应该是想要吧?那我去上班了,许多孩子还等着我,上帝保佑我要再找特雷格谈谈。”马丁神父将摄像机挂在迈尔斯的脖子上后自己念念有词的出门了。

迈尔斯用残缺的爪子刨了一下脖子上的摄像机感觉少两个指头还是划算,但是不代表他不会找那个变态医生报仇——他只是一只猫,这里非常偏僻,这个公寓每天都有人死去再死一个被猫杀死的人又有什么人会介意呢?

“嘿!迈尔斯你要去哪里?”看着迈尔斯向不太好的地方走去帕克适时的做出了阻止,“神父说了不能去那个房间的,他说里面有可怕的东西。”

“Oh,我亲爱的乖宝宝帕克你还是乖乖待在你的笼子里吧,你的处境比我糟糕多了。”看着又在对着笼子做出原始行为的兔子艾迪迈尔斯冷笑着对被吓得躲进小房子里的帕克说道,“我会没事的,只是,好奇而已....那些黑色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来到那个散发黑雾的房间门口迈尔斯感觉有一丝的寒意,仿佛里面的东西已经很明确的表达了它不欢迎他的到来,可惜这是迈尔斯不是帕克,他确认了神父没有将房门锁上便跳起勾住把手用了不到五秒就打开了,黑雾如洪水涌向迈尔斯夹杂着一些让人绝望的情感冷的刺骨。

房间的窗帘是不透光的,里面是让人窒息的黑暗,就连身为夜行动物的迈尔斯都看不真切里面的东西——就像眼睛被蒙上了一层黑纱。

“呜...”刚刚走进房间角落里就传来了不太好的声音,像是一种犬科动物威胁别人时发出来的,迈尔斯有些疑惑的想着‘难道神父偷偷养了一只狗?’

“...喵?”迈尔斯坐在门槛旁边轻声叫了叫想表明自己没有恶意,希望这只狗会明白他的意思,这个做法似乎奏效了,他听到那只狗移动的声音和急促的喘气似乎下一秒就要断气了一样——听起来是只大狗。

迈尔斯没有继续动作也没有发出声音,他等待那只大狗现身,可等了半天那只大狗仿佛在示意让他进来,‘难道是只怕光的狗?’迈尔斯想着便善解狗意的起身往里走去,不过等待他的是一个可怕的陷阱。

刚刚走了几步半开的门被重重的关上,窒息的寒冷将他包围——他被那只狗咬着脖子按在了地上,上帝保佑这只狗不是生物。

迈尔斯害怕极了,在他背上的是一个极度冰冷的东西,他有些不知所措的瞅见脸旁边有个类似狗爪子的东西,一时他保命的本能反应让他一口咬住了那只狗爪,随着一个撕心裂肺的惨叫可怕的压迫感消失了,迈尔斯炸开软毛锋利的指甲扣住地面发出牙酸的声音,看来是要打一架了。

恢复了最佳的视力迈尔斯看清楚了那只大狗的样子,他的想法是对的,这只狗不是生物,是一个被黑雾包裹的狗骷髅,他喘着粗气像口水一样的黑色液体滴在地上,这家伙像得狂犬病——反正是一只疯狗,这让迈尔斯不太想靠近他。

“嘿,听的懂我说话么?我无意冒犯你,我马上离开你的地盘,上帝我居然看到幽灵了,该死他怎么可能听的懂!”迈尔斯死盯着躁动的幽灵狗试图和他对话没说几句现在已经后悔极了,一只猫居然试图和一只疯狗对话,帕克知道会笑成仓鼠球的。

不过结果总是超出他的预想范围——那只狗回答了他,老天他听上去像个孩子。

“....比利?比利 霍普...名字?”
“啊??”

“名字,猫咪?”

“啊,我的名字?迈尔斯,迈尔斯 阿普舍,你叫比利?”

“比利...比利 霍普,不在了,去死?”

“...我怎么听不懂?”

“....呜...”

很好这个刚刚差点杀了自己疯狗现在委屈的坐在那里低头发出了可怜的呜噜声,迈尔斯现在都在怀疑自己在做梦了,不过门外帕克及时的喊叫提醒了他没在做梦。

“好的比利,比利我得走了,天哪我简直疯了。”别扭的和低着头的大狗说话迈尔斯感觉自己被传染了,“总之我得走就,我朋友可能遇到麻烦了我需要去帮帮他,就这样?!嘿!你干嘛!!??”

还没等迈尔斯说完话一直低头的比利扑过去叼起迈尔斯的后颈往房间外面的光明地域走去,当迈尔斯呆滞的再次被帕克的惨叫唤回时发现这只大狗似乎缠上自己了——真是一个噩梦。

【outlost】另一种相识

胡乱写的不知道什么鬼,第二次写新婚大概ooc_(:_」∠)_
然后是亲爱的蛋提出来的梗ヽ(゚∀゚)ノ
意念艾特@荷包蛋

那年帕克18艾迪12,他们是邻居是许多人都不知道的像亲人一样的朋友。

其实开始他们连认识都算不上,最多是知道,帕克知道对面的邻居经常传来吵闹的咒骂和隐隐约约小孩子的压抑着的哭声,而艾迪他只知道对面的家里有个年轻人是金发。

直到一次放假帕克回到家中被母亲叫去买奶油回来时看到躲在肮脏角落里满身是伤的艾迪他心软了,而这次心软改变了许多事。

当帕克将甜腻的奶油给艾迪吃的那一刻开始他们便有了千丝万缕的关系,邻居,朋友,哥哥,亲人?恋人,新娘....

第二次见面时艾迪打扮的很干净很正式——白衬衫黑夹克短裤短袜黑色的小皮鞋,但是伤似乎只增不减,他努力伪装成大人说着只有他自己听得懂的可笑句子,不过当帕克拿出母亲做的香甜蛋糕时他瞬间变回了一个12岁的孩子,天真的笑容让帕克觉得对这样可爱的小家伙都下得了手的一定是恶魔吧。

后来他们关系越来越好帕克把艾迪当成了亲弟弟般疼爱,尤其是看到每次见到艾迪身上那些可憎的淤青伤痕时他已经打定主意要将那两个恶魔告上法庭,直到帕克的母亲去世,他将从小生活的地方买掉走了,走的时候谁都没有告诉只留下一个依然在满怀希望等着他的艾迪。

悲剧的命运齿轮就这样开始运转,一切的一切都带着注定的哀伤和绝望,过了许多年他们再次被安排在一起,多年的分别只剩下一句话:

                 “我们以前见过么?我见过你的脸。”

END.